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重生之我的1992_ 第964章 赚富人的钱

时间:2021-07-05 16:59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瑶湖居士小说重生之我的1992 第964章 赚富人的钱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木桐客房十分奢华,达到了五星级酒店的水准。

    陈文和唐瑾今晚居住的这间客房,格局是一室一厅的套房,与他俩在帝都东三环住过好几次的那间五星级酒店类似。

    木桐的这处套房,装修采用了两百年前的法国风格,家具全都是复古的样貌,房间里的摆设和墙上的油画也是老物件的仿制品。

    陈文欣赏房间里的摆设,唐瑾则站在墙跟前,端详一幅油画。

    画中人物是一对青年男女,两人身处一片草原上,背景的群山和白云。

    那两个画中男女,男青年跪在地上,女青年坐在草地上被男青年搂进怀里,两人的姿态是即将接吻但恰好在尚未触碰嘴唇之前。

    整幅画的意境不深,但非常传神地通过静止来表达了动态的美感。

    唐瑾目不转睛盯着画,想象着她和陈文也在同样的场景下即将接吻。

    陈文从身后环住女友的纤腰,笑着说道:“马克西-金斯伯格作品的仿制品。”

    “你居然一眼就能说出画家名字!”唐瑾琢磨了一下,“噢,对了,你是凡尔赛大学文学院的学生。”

    “这人还有一个绰号,小皇图制造专家,嘿嘿。”陈文笑嘻嘻说道,“这幅画算是保守的了,画中人物的衣服穿得整整齐齐,你是没见过他画的一些其他作品,简直是不堪入目,嘿嘿,有机会我找几张,可以给咱俩助兴!”

    唐瑾脸都红了:“你最坏了!”

    陈文牵着唐瑾的手,俩人来到卫生间洗了个鸳鸯浴。

    洗完澡,回到卧室。

    在唐瑾的要求下,陈文配合她,复制了墙上画中人物的接吻姿态。

    只不过呢,画作里的两个青年男女的衣服是整齐的,陈文和唐瑾的衣着则是不堪入目的。

    硝烟散尽。

    唐瑾问陈文:“晚餐时你和那个雅各布聊了什么,聊得那么久,人家听不懂法语,感觉自己像个傻瓜一样。”

    陈文抱紧唐瑾,手抚摸女友光洁的背部,将他和雅各布聊天内容讲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唐瑾问:“你打算买酒庄吗?”

    陈文说:“一级二级酒庄我不可能买得起,就算是拉来合伙人,我那点钱也只能是小股东,搞这种小股份我没兴趣。三级酒庄我自己一个人吃不下,至少需要拉一个跟我财力相当的合伙人,两家共享的话,我又有点不甘心。”

    唐瑾将身体贴紧陈文,没有打断他说话。

    陈文继续说道:“四级酒庄呢,目前我的财力可以轻松拿下,只是在经营酒庄的人选上,我暂时缺少两种人。一种是管理酒庄,给我酿酒的人。另一种是把酒卖出去的人。”

    唐瑾问道:“法国这边葡萄酒市场竞争很激烈的,你买一个四级酒庄,哪有那么容易争赢那些高级酒庄啊?”

    陈文嘿嘿一笑,捏着唐瑾的好身材,将自己对于山寨拉菲的坏水,一股脑倒给了唐瑾听。

    唐瑾惊得眼睛都瞪圆了,顾不得去管陈文的坏手,赶忙问道:“你这样做会不会犯法啊?”

    陈文说道:“拿拉菲爵士这种概念去忽悠人,肯定不犯法,我卖的是真品牌的真酒,忽悠那些附庸风雅的富人和贵人,一点压力都没有,老百姓是不可能花几万块买一瓶红酒漱口的。”

    唐瑾笑道:“骗富人的钱,这种事也就你能想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陈文摇摇头:“非也,这种损招绝对不是我首创,我也只能算是跟风。那个提前扫货82年拉菲的港岛人,他才是这件事的大玩家。我呢,不过是跟着他喝口汤。”

    还有一个概念,陈文不想说给唐瑾听。

    华夏地区几万亿的拉菲红酒消费,这是现在和未来正在和即将发生的事情,陈文知道这个巨大市场当中肯定有相当大的比例是公/款/消/费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陈文是没能力去阻拦的,他管不了,也不想去管。

    在陈文看来,前世那帮公/款/消/费的人,他们拿公/款去喝拉菲,钱肯定被罗斯柴尔德和那个港岛人以及这条产业链里的玩家给赚去。

    陈文觉得,这一世与其让那些混蛋把华夏的公/款给赚走,不如由他来从中赚一大笔,将来他可以拿这些赚来的公/款/消/费,投入到祖国的公益事业里,也算是为国立功了。

    陈文甚至冒了一个恶狠狠的念头,只要运作得当,甚至可以有机会阴罗斯柴尔德家族和那个港岛人一把,让他们把从华夏捞走的公/款/消/费给吐一部分回来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陈文不由得心想,明年自己如果不死,将来真是有太多好玩的事可以折腾。

    心情愉快之下,陈文兴致又来了,与唐瑾再欢闹了一番。

    夜里11点。

    陈文拿房间里的电话和他自己的电话卡,拨打了国际长途,打给苏浅浅的大哥大。

    华夏时间这会是星期天早上6点。

    上个礼拜陈文没打电话,这周必须打。

    电话很快接通,苏浅浅睡得朦朦胧胧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。

    听清是陈文的声音,苏浅浅立刻清醒了:“上个星期六你没打过来,昨天你又没有打过来,我还以为你忘了我呢!”

    陈文笑道:“忘了谁也不能忘了我家浅浅啊!上个礼拜我去瑞士了,昨天我来波尔多,考察了一天的农场和酒庄,现在住在木桐酒庄。也就只有这会咱俩时间都合适,给你汇报一下我的行踪。”

    苏浅浅问:“你去瑞士,又赌钱啊?”

    陈文说:“赌钱是副业,哈哈,我卖了一首歌给一个法国歌手,她带我去瑞士拜访了两个音乐人,顺便又认识了两个银行世家公子。”

    苏浅浅嘶了一声:“陈文啊,你这留学日子真是过瘾啊!”

    陈文笑道:“还好,还好。”

    苏浅浅又问:“刚才你说你在波尔多木桐酒庄,你专程去买酒吗?”

    对于陈文喜欢喝酒的习惯,苏浅浅是很了解的。

    陈文说道:“这次周末我来法国南部考察农场和酒庄,买酒是顺带的,暂时一瓶也没买。打算星期天去拉菲城堡买一点。我给你讲啊,这边一级酒庄的酒真不错,以后有机会你来法国,我带你过来喝。”

    苏浅浅哼哼着:“不晓得我什么时候才有机会去法国玩。”

    陈文问了一下苏康康近况,苏浅浅简单说了一件事。

    苏康康已经入学了厨师职高,学校风气真是差劲,被近期社会风气影响,职高的学生们拉帮结派。

    开学一个多月,苏康康已经跟其他学生打了两次架,全是别人先动手,小胖子奋起反击。

    苏康康虽然胖,但打架是一把好手。最近的一架,苏康康一个人单挑五个,一杆拖把放倒了对方全部。

    陈文笑道:“行,康康没吃亏就行。你告诉康康,悠着点,别主动打人就行了。平时出门带一根擀面杖,嘿嘿,他是厨师,带个这玩意,到哪儿都说得过去。”

    苏浅浅也是护内的人,立刻明白了陈文的话外音:“今天上午康康会过来财大这边吃饭,我把你说的告诉他。”

    当初苏浅浅学校一个臭咸鱼师兄对她死缠烂打,被苏康康一杆拖把给放翻了,陈文对那天记得可清楚了,就是在那天,他把苏浅浅变成了自己的女人。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