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盗墓笔记_ 云顶天宫篇 第二 二00七年第一炮

时间:2021-06-09 17:25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南派三叔小说盗墓笔记 云顶天宫篇 第二 二00七年第一炮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我和海叔的关系还没有好到无话不谈,平时候也就是一些生意上的沟通,熟络之后我叫他声叔给他面子,他突然要和我套近乎,我感觉到有一些奇怪。不过小姑娘在我不好表现出来,随口答应了一声,问她:“怎么说?他查到什么消息了?”

    秦海婷坏坏的一笑,“俺叔说,到时候再告诉你,俺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情,你别打听咧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暗骂了一声,这个老奸商,估计是又想来敲我的竹杠了。

    第三天老海果然到了,我把他从火车站接出来,带他上高架去预定的酒店,在车上我就问他,到底听来了什么消息,要是蒙我,我可不饶他。

    老海冷的直发抖,说道:“强龙不压地头蛇,都到你的地盘了,我怎么敢蒙您呢,不过咱们别在这儿说,我都快冻死了。”

    我给他带到酒店里,放下东西,去饭堂里找了个包厢,烫了壶酒,几杯下肚,总算缓过气来。

    我看他酒劲一直到脖子,知道差不多了,问他:“行了,你喝也喝了,吃也吃了,该说了吧,到底查到什么了?”

    他眨巴眨巴嘴巴,嘿嘿一笑,从包里拿出一叠纸,往桌子上一拍,“看这个。”

    我拿起来一看,是一份泛黄的旧报纸,看日期是一九七四年的,他圈出了一条新闻,有一张大号的黑白照片,虽然不是非常清晰,但我还是认了出来,照片拍的,是一条蛇眉铜鱼,边上还有很多小件文物,像佛珠一类的东西。

    不过这条鱼的样子和我手里的和三叔手里的那一条都不一样。海底墓里墓道雕像额头上有三条鱼的浮雕。这一条应该就是最上面的那一条。这样一来,可以说三条鱼都现世了。

    我问老海:“你怎么找到这报纸的?后面有什么隐情不?”

    老海道:“我最近在帮一个大老板捣鼓旧报纸,你知道。有钱人收集啥的都有,你看。这是七四年的广西文化晚报,他要我一月到十二月都给他找到,我找了两个月才凑齐,这几天要交货了,在核对呢,一看,正巧给我看到了这条新闻,您说巧不巧?这份报纸就七四年出了一年。七五年就关门了,世面上难找啊,算您运气不错,我眼睛再快点就没了。”

    我的眼睛向下瞄去,照片下有三百字左右的新闻,说这条鱼是在广西一座佛庙塔基里发现的,塔因为年代久远,自然坍塌了,清理废墟的时候挖出了地宫,里面有一些已经泡兰的经书和宝函。其中一只宝函里就放了这条鱼。专家推测是北宋后期僧人的遗物。

    北宋?我点起一只烟,靠到椅背上,心里犯起嘀咕来。这种蛇眉铜鱼,第一条鱼,出现在战国后期的诸侯墓里,第二条鱼在元末明初的海底墓中,第三条鱼在北宋的佛塔地宫里。搞什么飞机,时间上完全不搭界啊。

    我翻了翻报纸的其他部分,只有这一条新闻是关于这条鱼的,这些个内容,其实没有什么新东西。等于没说,对于这条鱼。我还是一无所知,想着人也郁闷起来。

    老海看我的表情。说:“你别泄气,我还没说完呢,这后面的故事还精彩着呢。”

    我皱了皱眉头“怎么说?难道这报纸还能衍生出什么来?”

    老海点点头,说道,“那是,要是光找到一张报纸,我也没必要来杭州找你,是吧?这事情,还得从头说起。对了,你也是行里混的,知道不知道一个人,叫做陈皮阿四?”

    我听了一惊,陈皮阿四是老时长沙有名的土夫子,老瓢把子,和我爷爷同代的人物,听说现在已经九十多岁了,在十年浩劫的时候眼睛瞎了,之后就一直没出现过,也不知道是死是活。但是他的名字在我爷爷嘴巴里,还是响当当的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人和爷爷不一样,他是刀口上做生活的,就是不单单盗墓,杀人放火什么事情,只要是能弄到钱的,他都干,所以解放前人家都叫他剃头阿四,意思是他杀人像剃头一样,不带犹豫的。

    老海提到这个人,我有点意外,因为他不是和我们同时代的人物,我也从来和他接触过,这鱼难道会和他扯上关系?那这条鱼背后的故事,即使和我没关系,也绝对值得听上一听了.

    老海看我不说话,以为我不知道,说道:“陈四爷的事情你不知道也不奇怪,到底和我们不是同一辈人,不过我得告诉你,这报纸上的这条铜鱼,就是他从那佛塔地宫里带出来的,事情还真没这报纸上说的这么简单。”说着,他就把当年的事情,简要的和我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原来,七四年的时候,陈皮阿四也有将近六十了,他的眼睛还没有瞎,当时正是十年动乱时期,他因为解放初期在国民党军队中当过排长,后来给化整为零当了几年土匪,所以没合法身份,这在当时给抓住是要给弄死的,他只能在广西一带的少数民族地区活动,连县城都不敢踏入。

    早几年除四旧,很多古迹都给砸的差不多了,陈皮阿四去过广西不少地方,因为广西在古时候不算中原,并没有多少古墓,他那几年过的还算老实,可是不巧的,那年,他正巧在驾桥岭盘货经过,和当地几个苗民聊天,那几个人喝的多了,就说起猫儿山有座庙里的塔塌了的事情,说是动静很大,连地也陷了下去,塌出了一个大坑,坍塌的当晚,很多还听到一声非常诡异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陈皮阿四一听觉得不对,猫儿山他去过很多次,那地方的庙宇修建的都很坚固,怎么可能说塌就塌了?仔细一问,才知道这座塔并不是在猫儿山上,而是边上一条叫“卧佛岭”山脉中心,这个地方很奇怪,四周都是村落,就是中间一块大概十几平方公里的盆地。海拔很低,里面植被茂密,树盖遮天闭日。村落在悬崖上面,树林在悬崖下面。落差一百多米,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,而且从村落,没有路下去,要下到这个盆地,只有用绳索。

    当地人说,这个盆地肯定是有其他的进出口的,但是地下的植被实在太茂密了。行走都困难,以前下到下面打猎的和采药的苗民,经常回在里面失踪,所以一般没事情,每人愿意下去.

    那古塔就是修建在这样一个地方,几乎就是在盆地的中心位置,平时人们从悬崖上看下去,只能看到一个非常小的塔尖露出茂密的树冠,而且给植物附着满了,下面是什么也看不清楚。苗民说,他们十几代前就知道这里有座塔,但是谁也没想到下去看过。现在也习惯了,最近有一天,突然一阵巨响,出来一看,塔尖没了,才知道塔塌了。

    关于这神秘的古塔,当地人还有很多传说,据一些老人说,这塔是用来古时候的一个高僧修建来镇妖的。现在塔一倒,妖怪就要出来做恶了。那一声怪叫,就是妖怪挣脱束缚的叫声。

    陈皮阿四听了之后。觉得很有意思,他隐约感觉这塔修建的位置,和半夜苗民听到的那声音,有点不太对劲

    但凡是他们这种人,可能都有一种奇特的直觉,可以从别人的叙述和一些传说中本能的找出信息,这一点,在我们这一代人中已经很难找到。

    陈皮阿四思索片刻,决定去看看再说。

    广西山脉分布众多.可堪称全国之首,猫儿山是其中重要的一个源头,地跨兴安、资源、龙胜三县的。是漓江、资江、浔江的发源地,连接着长江珠江两大水系,那地方有着大片的原始丛林,红军长征翻越的第一座大山老山界就在其中。二战期间援华美军飞虎队的好几架轰炸机在此神秘失踪。所以这地方一直给人传的有点玄乎。

    陈皮阿四几经波折,来到“卧佛岭”上的一个村落里,站在土岗上往山脉中间的盆地一看,我操,那塔比他想象的要大多了,倒下去的时候砸倒了好几棵树,所以森林的绿色树盖上里出现了一个缺口,在“卧佛岭”上,看不到缺口里有什么,但是陈皮阿四几乎立即发现了,在塔倒塌地方的一周,所有的树木都因为地面下陷,显的非常凌乱,看样子,塔的下面,果然有什么东西,而且体积比塔基还要大。

    我听到这里,已经知道那是一座“镜儿宫”,“镜儿宫”是长沙一带解放前的方言了,就是说地上建筑的下面,有和地上建筑规模一样的地下部分,看上去就像是地上建筑在湖面上的倒影一样,上下两头是对称的。

    这在北派也叫做"阴阳梭",就是指整体建筑就像一只梭子插在地里,一面是阴间,一面是阳间,不过这样的古墓或者古建筑已经很少见了,大部分地面的遗迹已经毁坏干净,所以这种说法,在解放前十年内几乎已经没人提起.

    陈皮阿四单单看着树木的排列变化,就能知道底下埋着“镜儿宫,这种判断力没有极其丰富的经验是不可能做到的,我不由暗叹一声,宁神静气,听老海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陈皮阿四打定主意之后,心里已经起了贪念,佛塔的地宫里,只会有三样东西,要不就是舍利子,要不就是高僧的金身,要不就是大量的佛经,随便什么都是价值连成的东西.

    但是他这么一个外乡人,在这里活动不太方便,一来自己身份特殊,出身又不好,二来苗汉两族那个时候纷争不断,这里几个村子都是苗寨,贸然进去,可能会引起别人怀疑。

    考虑再三,他想出了一个计策,他找高价找了一个当地的苗人向导,他告诉向导他是从外面过来的支边老知识份子,过来的时候,他的一个学生从悬崖上掉下去了,苗人民风淳朴,不暗世事,怎么会想到里面有诡计,一听有人坠悬,马上通知了全寨的人,年轻的苗族汉子用绳索扎了吊篮,将陈皮阿四连同几个帮忙的青年放到悬崖下面。

    据陈皮阿四自己事后回忆,通过这一百多米的落差简直就是地狱一样的经历,悬崖非常险峻,人的体重完全靠一条藤绳拉伸,屁股包在一个篮子里,风一吹,整个人陀螺一样打转圈,极度不稳。等他通过浓密的树盖,下到丛林底部,已经只剩下半条人命了。

    森林的内部几乎没有什么阳光,光线极度昏暗,空气中弥漫着沼气的味道,这里树木的种类非常多,但是无一例外的,所有的地方都长着绿藓,泥巴非常松软,几乎站立不住。

    陈皮阿四下来之后,装出体力透支的样子(其实是真的吓蒙了),坐在那里喘气,苗族首领看他年纪也不小了,一副小老头的样子,就让他原地等他们回来。自己打起火把招呼其他人按照他指的方向去搜索。

    等他们一走,陈皮阿四马上掏出罗盘,按照事先记下的方位,往丛林深处钻去,他估计着,这么大的区域,苗民们来回也要一个晚上的时间,以他的本事,应该足够找到“镜儿宫”的入口,来一个来回。可惜的是,他这一次来没有带足装备,能不能入得宫内,还得看自己的造化。

    在丛林的没头没脑的走了整整四个小时,靠着罗盘和他这些年走南闯北的魄力,陈皮阿四终于来到了自己在“卧佛岭”上规划出的那片区域,也就是那一座塔四周的寺院遗迹.

    随着不断的深入,陈皮阿四看到越来越多的残檐断壁,显然这里的古建筑已经荡然无存了,只剩下一些地基和断墙,几乎和那些植被混合在了一起,也看不清楚原来到底是什么。但是看规模,这寺院面积极大,那座佛塔虽然倒在这一大片范围内,但是具体在哪个地方,也很难看的清楚。

    陈皮阿四到底年纪不小了,四处一走,觉得有些气短,正想坐下来休息,突然眼前一闪,边上包着整面墙的植草从里,突然收缩了一下,里面好象裹着什么东西.

    陈皮阿四吓了一跳,他一个打滚翻了出去,同时手里翻出一棵铁弹,回头一看,只见裹着墙壁的藤蔓草被里,有一具苗人打扮的尸体,已经几乎干瘪了,但是尸体的肚子,不知道为什么,正在微微的鼓动,似乎里面有什么东西一样。

    如果您喜欢这本书,请来起点中文网,章节更多,支持作者,支持正版阅读!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